<em id="xxpb3"></em>
<form id="xxpb3"></form>

    <em id="xxpb3"><span id="xxpb3"><track id="xxpb3"></track></span></em>
        <form id="xxpb3"></form>

          <form id="xxpb3"><span id="xxpb3"></span></form>
            <address id="xxpb3"><nobr id="xxpb3"><nobr id="xxpb3"></nobr></nobr></address>

            責任筑方舟 互聯向藍海

            責任筑方舟 互聯向藍海

            ----記中國方舟

            中國人民大學中小企業國際合作案例中心 胡曙光

             

            方舟----最早是從《圣經》里聽到的故事-----在大洪水面前,它拯救了生命,延續了文明。這是一個神奇的名字,也是神奇是事跡。

            中國方舟,又是怎么的故事呢?

            第一次聽說中國方舟是在2015年1月5日《大連日報》看到這樣的報道:“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在會見第四屆全國非公有制經濟人士優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時,握著馬塾君的手仔細端詳這位來自大連的互聯網精英,馬塾君當時說:‘我要做中國中小企業‘走出去’的產業互聯網平臺、公共服務平臺,干馬云沒有干的事。’”這樣擲地有聲的話,讀之讓人熱血沸騰。

            馬塾君是怎樣的企業家呢?該中國方舟又是怎么的呢?帶著諸多問題,我們多次走訪了中國方舟以尋找答案。

             

            一、哪里有人,哪里就有市場

            要談方舟就不能不談馬塾君博士。

            馬塾君博士是大連西姆集團的董事長。大連西姆五礦集團成立于1998年,專業從事鋼鐵冶金產品、設備、技術的進出口貿易和國際工程承包(EPC),是我國鋼鐵冶金行業實施“走出去”,到海外創業和發展最早的民營股份制外向型企業。2013年全球營業額達20億元。

            大學期間,學習財貿專業的馬塾君堅持學習英語,“如果語言溝通不暢,貿易根本談不上”,憑借這一理念,馬塾君的英語達到同聲傳譯水平。這一特長在馬總(他更愿意別人稱為他為馬博士)之后的“走出去”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1987年工作至今的28年間,馬塾君一直從事外貿工作,始終奮戰在“走出去”第一線。 “哪里有人,哪里就有市場”是馬塾君的信條,為了更好地實現自己理想,馬塾君組建了自己的公司--大連西姆集團,然后到各個國家去跑,一家一家地跑,慢慢而堅定地開拓市場和人脈,最終積累、形成了自己的海外資源。

            28年間馬塾君的足跡遍布129個國家。“除了中國,印度人最多”,單單是印度之旅,馬博士就往來200多次。“我從上世紀90年代初去印度,那時候條件差,為了省錢,每次只能花5美元、10美元住最便宜的酒店,酒店根本沒有電,我都自帶蠟燭,與人見面談生意時,再約在四星級、五星級酒店大堂。”而今的馬博士可以把當年的經歷當做笑談,但其中的甘苦只有他自己知道。當然,28年的辛苦并沒有白付出,馬塾君建立了一個跨地域、跨國界的“人脈網絡”,遍布世界各地的1000多個網點,為馬塾君后來搭建產業互聯網平臺做好了原始積累。2008年1月14日,中印經貿與投資合作峰會在北京召開,這也是印度總理曼莫漢?辛格(Manmohan Singh)上任后第一次訪華。馬塾君作為中印民間友好大使,被特別邀請參加了此次盛會。

            對于遍布世界1000多個網點的龐大線下隊伍,一開始自作集團自己的業務,如有色、黑色金屬進出口貿易,工程總包等。但這龐大的資源只做自己集團的產品和業務,顯然有些大材小用。

            轉機出現在2013年。8月15號遼寧省委常委、大連市委書記唐軍同志在西姆集團調研時提出,希望西姆集團充分利用這些資源為中小企業搭建平臺,帶領中小企業“走出去”。

            開始,馬塾君只是單純地為一個企業牽線搭橋,確實促成了幾項合作。兩個月后,馬博士算了一筆賬:“西姆集團總部200多人,如果這200多人只是使用傳統方法天天見客人聯系業務,一天不過能接觸幾百家企業,收益的企業太少太少。”馬塾君盤算,“要為所有的中小企業搭建平臺,這個平臺一定要具有公共性、大容量、不受時間地點限制等特點”,由此,馬塾君很自然地想到了互聯網。

            談及由傳統貿易轉變到互聯網平臺時,采訪中馬博士表示除了學習別無他法。整整一面墻的書柜中全是有關互聯網書籍,到世界各地參加互聯網會議、沙龍……包括參加巴塞羅那的世界互聯網領域頂級盛會“WMC”世界移動大會,這讓馬塾君改變了對世界的看法,“未來的世界一定是移動的世界,無處不聯,所有的事情都會在移動中解決”。

            在2014年中國烏鎮召開的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馬博士有了更深的感悟,在中國“一路一帶”戰略實施過程中,將會進入一個產業互聯網發展的時代,傳統產業擁抱互聯網,互聯網向傳統產業傾斜,互聯網將會給傳統產業的未來帶來無限生機。“我要做中國中小企業‘走出去’產業互聯網平臺、公共服務平臺,干馬云沒有干的事。”馬塾君在當選第四屆全國非公有制經濟人士優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得到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接見時,這樣介紹自己。

             

            二、歷史碰機遇,責任筑方舟

            雖然提出了要搭建一個平臺,但最初西姆集團沒有一個這樣的概念,馬塾君也不知道要搭建一個什么樣的平臺。

            馬博士表示,中國方舟平臺的誕生,是通過歷史一步一步走來的,是基于西姆25年在全球100多個國家,各行各業的打拼,充滿了血與淚。西姆集團在發展過程中有很多成功的經驗,也有失敗的教訓。比如在敘利亞1個多億歐元的錢沒有回來,西姆集團6年前在敘利亞做了一個25萬噸鋼廠項目,由于它處在戰爭狀態,貨過去了,錢回不來。還有一大比銀行保函,從中國銀行給敘利亞商業銀行也回不來。不僅回不來,每年還要收取我們大量的保函展期費。所以我們的中國銀行、金融外交某種意義上講是很弱。敘利亞的戰爭狀態屬于不可抗力,按理來說保函是可以取消的,但是中國銀行不去給你做,企業自己扛,這是西姆自己的教訓。我們不希望其他中小企業再重蹈覆轍,這也是為什么我要辦一個平臺的想法的萌芽。  

            強烈的責任心,促使馬博士不斷思考、不斷探索。在總結西姆集團走出去正反兩方面經驗基礎上,西姆開始了業務轉型升級過程,進出口貿易——獲得成套設備——工廠系統建設——工程總承包。25年來西姆在不斷轉型升級,因為西姆這樣的企業不像中鐵建、中交,一生下來體格大、資金足,先天具備優勢條件。在工程總承包的過程中,我們就想能不能利用自己的經驗為更多中小企業服務,正好領導也提出了要搭建一個平臺,所以我們就提出了中小企業走出去公共服務平臺(中國方舟)。但是現在已經進入了數字時代、產業互聯網時代,再用線下方式提供公共服務,效率低、成本太高了,這是企業沒法接受的。所以我們又延伸了一步,走到了產業互聯網的這一步,是這樣一步一步走過來的。談到中國方舟名字的由來,馬博士頗有感觸地說,這是2014年的9月在西安的大雁塔想出來的。畢竟中小企業走出去公共服務平臺這個名字太長,不容易記住,而中國方舟,不僅簡潔還頗有知名度,而且這個名字還有象征意義。

            這是通過對國內中小企業的調研,西姆集團發現國內的中小企業有三座大山。第一座大山是市場冰山,現在市場太冷,沒有訂單,很多企業很困難。第二座大山是資金的高山,馬博士說,我們調研了遼寧省大約1000多家中小企業,我們發現他們現在實際能拿到的銀行貸款的利率,從13.5%到15%不等,即使是這樣的高利率,一般民營企業也不容易拿到。現在中小企業哪有那么多利潤呢?實際上中小企業現在是在艱難的掙扎。第三座大山就是技術的火焰山,中小企業也有一些注重技術的投研發,也投入了不少錢,但是由于各種各樣的原因,它很難跨越這種山的阻礙。馬博士認為,在企業沒錢買這個技術的時候,方舟聯盟企業可以買過來給它用,通過租賃的方式把技術交給它,通過這種方式幫助它跨越技術上的難關。這就是西姆發現企業所面臨的三座大山,也是中國方舟力圖突破的三座大山。

                三、方舟揚“云”帆,組團奔藍海

            馬塾君要在中國建立第一個產業互聯網平臺、中小企業走出去公共服務平臺(中國方舟),就是要引領中小企業全球合作,創造就業,推動中國企業走出去發展。2014年6月27日已經建設啟動“中國方舟”互聯網平臺,以西姆集團全球網絡和線下銷售隊伍為依托,為全國7000萬家中小企業走出去發展提供有價值的信息共享、融資擔保、市場開拓、產品進出口、技術引進、對外投資、人才培訓、語言法律服務等多項貼心服務。“中國方舟”高度關注企業質量,嚴把“入口”,僅憑借勤勞和努力是不夠的,要想真正拿到國際舞臺上的話語權,必須依靠質量,贏得信譽。

            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一帶一路”戰略,馬塾君驚喜地發現,西姆集團傳統業務的重點區域,包括印度、俄羅斯、土耳其等國家都在這個范圍內,而他正在搭建的中國方舟所服務的國家和地區也與“一帶一路”高度吻合。

            那么什么是中國方舟呢?馬博士認為,簡單地說,中國方舟就是“互聯網+產業走出去+一帶一路+公共服務”。但他同時也表示,中國方舟提供的產品是一套還沒有完全標準化的產品,因為中國方舟還是剛成立的初步階段,還需要各個方面的支持和幫助。

            就目前而言,中國方舟一期主推三個產品:方精準,方伴隨,方代理。“方”即取自中國方舟。方精準,就是讓國內的中小企業,能精準的找到國外客戶,這個精準的找不是你到國外開會找,而是通過線上數據分析,找到客戶后,雙方要解決彼此之間的信任問題,要相互考察,你也不用來,他也不用去,我(西姆)在國外也有人,老外來中國也可以用我在各個城市的人,這樣就解決了線下的服務能力。他們可以通過方舟平臺在海外的子公司相互考察,互相了解。方精準實際上是Online,方伴隨是Offline,合起來就是一個O2O。如果解決了這兩個問題,有些企業還說,算了,第一單第二單我也不想自己做,我們就想生產,不想負責營銷。我們可以通過方代營,代理他去運營這些事。

            中國方舟的未來會提供更多標準化、基于數字技術、互聯網提供的公共服務。最近三年要解決的就是傳統的營銷方式用互聯網來進行提升。提升后就會把傳統營銷成本降下來,效率提高,然后平臺上會沉淀大量數據,這是第一步要做的。中國方舟的架構:頭頂九朵“云”,對中小企業都是開放的,免費的具有公共的屬性。雖然西姆是一個企業,但是吃過虧、上過當,我們想把自己的經驗聯合更多企業傳播出去。這是云端的部分。云的下面是一系列柱子,就像桌子的腿,圍繞著一個一個產業來做,是產業的垂直平臺。這些東西會在3年內完全云化。線下的垂直平臺和阿里京東不一樣。馬博士說,比如就紡織服裝的垂直平臺而言,我們要做這樣一個事,就是設計公司、創業公司、大學生創業的,他們可以把自己的idea發上來。有人會根據這些idea設計出各種的服裝面料,然后有面料的企業,有服裝制造企業、包裝企業、物流企業、還有很多輔料的企業嗎,比如紐扣、拉鏈、皮帶等等,還有紡織服裝的機器。我們是在用一個產業互聯網的概念搭一個紡織服裝平臺。我們要做的是垂直的平臺。未來十年的方舟,其基礎是全球的中小企業合作與發展的平臺,這是我們的定位。里面一圈是國際產能合作,裝備制造業走出去。再里面一圈是跨境電商、外貿綜合服務,這些都是相互關聯的。中國方舟的主線很明確:產業走出去,全球合作。那么我們往哪個地方走,做基礎設施、工業化、城鎮化、產品需求,在未來一帶一路國家里邊,他們正在重復中國過去30年所做的事。而且我們立足帶領中小企業以產業集群,抱團的方式走出去,在全球合作。我們的一個市場就是一帶一路,65個國家、44億人口,全球一共70億人口。

            馬博士說,西姆集團已經在中國方舟西姆投入近1億元,他笑稱自己是小人物干大事。截至到2015年1月,“中國方舟”即便只是線下試運行,已促成簽訂出口成交合同106個,合同金額超過1億美元,承攬國際工程項目132個,超億元項目30余個,意向合同金額近50億美元。主營冶金設備生產的大連百合氧槍噴頭有限公司,其工業產品需要為客戶“量身定做”,借助中國方舟,有效解決了公司在對外信息交流、政策咨詢、技術轉換等方面遇到的難題,助力企業與土耳其、俄羅斯等國企業簽訂了上百萬美元的訂單,有效克服了“三座大山”難題。

            今年的6月27日,在試運行一年之后,中國方舟正式上線運行。“中小企業發展的藍海在國際市場,中國經濟的藍海在中小企業。我們將致力于幫助中小企業解決三座大山,即市場的冰山、資金的高山和技術的火焰山。”如今的馬塾君真可謂馬不停蹄,他說,“中國方舟已經成為我們的信仰,短期不會產生經濟效益,只有社會效益,我們要用做義工的心態來追逐我們的夢想。”中國方舟亦然揚起了云帆,雖然還存在著信息安全保障、融資、高端互聯網人才引進等難題,但馬塾君在公司員工大會上說道:“明天的路上也許會有鮮花、坎坷或者荊棘,這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們會一直走到底。”




            友情鏈接

             
            福利一区福利二区微拍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艾宁网